您好,请 登录注册
当前位置:优德w88平台> 原创长篇小说 > 青春|言情 > 海峡情 > 第十八章 > (十八)离 别
(十八)离 别



更新日期:2020-02-03 + 放大字体 | -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:
话说柳梅梅,自从得知自己有喜后,至今已是六个多月了。在怀孕期间,初次到医院检查,都说胎儿正常,就是缺少一些营养,回家补营养就是。
王和平知道后,专门邀请一位婴儿营养师来到家中进行配制营养,婴儿缺什么补什么,使婴儿正常出生。
七个月时,这天早上,王和平高高兴兴陪着妻子柳梅梅到省妇幼保健院检查。检查结束后,不一会,李医生把王和平叫到门口外,悄悄地说:“你夫人患过什么病吗?”
王和平惊奇地说:“没有!身体一直都好啊!”
李医生说:“经检查,我们发现有子宫肿瘤…”
李医生说到这四个敏感字时,王和平吃惊马上插口说:“子宫肿瘤?是恶性还是良性?”
李医生说:“这种子宫肿瘤,经我们检查是恶性肿瘤。现在摆在你面前的路是,要妻子就没有孩子,要孩子就没有妻子。请你决定吧!”说着,李医生转身走回门诊室。
门外,王和平一个人痛苦万分,此时,他脑海里像天快要陷下来似的,在门口来回走动着。他思考着李医生所说的问题,究竟要孩子还是要妻子。当然,王和平认为,保存妻子是肯定的。不过,他想着,孩子不要后,妻子的生命是否能够活下来?妻子的肿瘤能够治愈吗?这才是大问题,是问题的关键。想来想去,总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此刻,王和平脑袋里犹如十七八个吊桶互相乱撞,乱透了。他再次找到李医生商量。
“李医生,如果不要孩子的话,妻子的病能够治好吗?”王和平含着眼泪地问。
“对这个问题,我很难回答你满意。你也知道,癌症在目前情况来说是属无治之症。只能这样说,你不要孩子,可以延长你妻子的生命。”李医生十分客观地说。
“这样说来,妻子生命还是属于无知数?”王和平痛苦地说。
“如果不及时动手术把孩子取出来的话,孩子在母亲肚子里,会加速母亲病情恶化。”李医生告诉说。
王和平听医生这么说,他只好走出门诊室,回到柳梅梅病房检查室。当走到门口时,柳梅梅从检查室内走出来,正好撞上。于是,王和平急急擦掉泪水,强装笑脸地说:“去哪?”
“去那么久,有事吗?”柳梅梅见丈夫抹泪奇怪地问。
“没事…没事…”王和平吞吞吐吐地说。
“你不说,我找李医生去。”说着,她转身就走。
王和平见妻子去找李医生,不说不行了。于是,他急忙走过去,把妻子拦住说:“我说…我说…”
王和平拉着柳梅梅走到一旁,轻声地说:“医生说,你患了子宫肿瘤,恶性肿瘤……”
柳梅梅一听,大吃一惊说:“我患子宫肿瘤?”说着,她的眼泪立即充满眼眶,脸上露出十分痛苦与无奈。
王和平按李医生的话说:“‘要孩子还是要妻子?’我果断地说:‘要妻子!’医生说:‘如果要妻子马上要动手术。’我倒问医生:‘我要妻子,但是,孩子没有了,妻子的病能够治愈吗?’医生说:‘这很难说。目前,癌症属无治之症。大家心里都清楚。’”
柳梅梅听后,心里十分明白,恶性子宫肿瘤就是子宫癌了。目前,世界上没有成功治愈的前例。面对着死亡,她首先想到自己是一位共产党员,在困难面前要坚强。于是,尽量压住自己心中的痛苦,不让眼泪流出来。她考虑到,自己患的是绝症,即使动割宫手术也只能是延长一下子自己的生命。倒不如将计就计,愿自己死去,保存宝宝生命,为王家留下一个后代。这样,总算对得起王家人。想到此,她平和地对王和平说:“咱们回去吧!等待把宝宝生出来,再说吧!”
王和平见妻子要回去,一下子紧张起来,便说:“梅梅,如果你不动手术,最多能够活几个月时间!梅梅,孩子可以不要,但我不能没有你啊!”
“动手术也是死,不动手术也是死。不过,上帝还赐给我几个月时间,就够了。”柳梅梅十分镇静地说。
谁想死啊?说到死,说柳梅梅心里没有痛苦,那是不可能的。可是,在死亡面前,表现不同而已。一些人在死亡面前,理直气壮,视死如归;一些人在死亡面前,惊慌失措,不堪一击。柳梅梅就是属于前者。为了祖国后代,为了两岸“海峡情”,她勇敢地选择了前者。
王和平陪着梅梅回到家中,辞掉了婴儿营养师,聘用了一位年约四十开外的全职女保姆叶淑华,全面照顾柳梅梅吃、穿、住、行问题。每日根据柳梅梅口胃,到市场购买菜、肉,不但要注意婴孩的营养问题,还要照顾好柳梅梅。
王和平每天除了上班外,都在家中陪伴着妻子。这天傍晚,吃晚饭后,他们夫妻俩来到阳台上坐下来,看着天空的月亮,他给妻子回忆起在西大建立下来的“海峡情”。
王和平深情地说:“如果没有“海峡情”,咱们就不能走到一起来。您是我人生中遇到最美最大方的女人,我有你感到人生十分满足,与您一起生活很幸福美满。人常说:有钱男人会变坏。可是,我并不是这样的男人,我是以感情为重的男人。梅梅,要说有钱,我王家在高雄算是首富,有三百多亿财产,算是有钱人。可是,不管在大学,还是我来到大陆找到您后,我从来都不提及父亲是高雄首富,显耀我父亲富有,即使是我逃离台湾,我也不向父亲或者姐姐要钱,我带来我自己平时节约存下来的款。直到这次父亲组团带队来大陆参观学习时,我才提起父亲的事情。梅梅,我就是这种勤俭朴实的男人。我知道,您也是一位非常值得人尊敬的女人,您与我建立“海峡情”,并不是为了钱,而是为情所嫁,为促进两岸统一而嫁。咱们认识了十几年,尤其是我们为了“海峡情”真正走到一起来的这几年,我们从来没有因没有钱而吵架,我们从来没有因某个问题红过脸,咱们互相帮助互相爱护,始终保持着火热般的感情。我知道您深深地爱着我,像我姐姐一样疼爱我,使我远离父亲姐姐没有感到孤单。特别是您引导我,时刻以共产党员的标准约束自己,使我在人生路上明白了很多做人道理。我能够被推选上广南市第八届政协副主席兼港澳台工作委员会主任,全靠您的引导与支持。俗话说,一位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位伟大的女人。对此,我没有后悔来到大陆,在人生路上,我真正找到那一半好女人,使我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园。”
王和平与柳梅梅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,也从没有说过这么多的心底话。今晚,王和平看着空中月亮,触景生情说的不停,使柳梅梅感受到,王和平确实是一个好男人。从结婚以来,他确实对妻子处处关心,处处爱护,从来没有红过脸。他是一位顾家的男人,又有事业心的男人。柳梅梅刚想到这里,这时,她感觉到肚子里宝宝乱踢,她觉得有点难受“嗳呀”叫了一声。
王和平急忙问:“什么事?”
柳梅梅微微一笑说:“是宝宝踢了两下。没关系!”
王和平见是宝宝在母亲肚子里乱踢,便有兴趣地蹲下来,把脸贴在梅梅大肚子上面听。此刻,宝宝又踢了一下,王和平兴奋地说:“宝宝踢我,他是不是不想我听?”
柳梅梅说:“宝宝是想告诉你这个好爸爸,他要出世来了,爸爸要给他起个好名字。”说着,夫妻俩哈哈大笑起来……
柳梅梅这么一说,倒是提醒了王和平关注起来,他拍一下脑袋想了想说:“既然肚子宝宝这么迫切要求起名字,为纪念我们俩的“海峡情”,不管生男生女,就叫“王海峡”,好吗?”
柳梅梅听后,高兴地说:“好啊!很有意义!”
转眼间,三个月过去了。柳梅梅在丈夫精心安排照顾下,为了孩子健康问题,总算放下过份的烦恼,心情舒畅地度过这难熬的日子。
这天,太阳刚刚升起,刚吃过早餐后,王和平拿起文件包去上班。这时,怀孕有九个月的柳梅梅,突然,她叫肚子疼痛,而且越来越痛。作为孕妇,她知道是宝宝要提前出世了。于是,她急急叫住丈夫说:“和平,我肚子特别痛,可能是肚子里宝宝要提前出生了。快送我去医院。”
王和平听到柳梅梅这么说,看到柳梅梅疼痛难受的情景,立刻放下文件包,什么话都来不及说,就赶忙走过去,扶起妻子一步一步走下楼梯,坐上自己接送上下班的小车,直奔省妇幼保健院去。
柳梅梅一到医院不久,宝宝就生出来了。这是一位十分活泼可爱的男孩,王和平看着宝宝那微微张开的嘴巴,忍不住笑了。可是,他转过身来看看宝宝母亲柳梅梅,心里感到痛苦不堪。此刻,她紧紧地闭着眼睛,动也不动躺在病床上,显得是已经尽最后的力量了,脸上是那样的痛苦……
柳梅梅安全地出生宝宝,她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。在此之前,她在得知自己患癌症后,为了肚子里的王海峡,坚持不吃药控制。现在,她的癌症细胞己经扩散了。于是,住院一个月后,她就要求出院了。因为,她知道自己在日不多了,她要争取在最后的日子里,与宝宝王海峡在一起,给予王海峡一个母爱的温暖。
在回家的日子里,柳梅梅忍住自己病情的疼痛,每天与王海峡在一起,把海峡抱在胸前,与海峡说说话。每次,她把海峡抱楼的时候,海峡总是自然地用嘴巴撞到她的胸脯,张着大大的嘴巴,好像在乞求什么……,每看到这情景,柳梅梅心里一酸,眼泪就悄悄地流滴下来。有时,泪水偶然掉滴到海峡张开的嘴巴里,看见海峡嘴巴微微欲动时,她的心痛苦极了。是的,作为母亲,应该义不容辞地给婴儿喂母奶。可是,有病身不由己啊!婴儿吃母奶,这是一位婴儿应有的权利。作为母亲,剥夺了婴儿吃母奶权是残酷的。她想到此,每次都含着眼泪暗暗地说:“海峡,这辈子母亲对不起你了;如果下半世有缘的话,母亲再给你补偿回来。”
再说王和平,近几个月来,他一边要照顾妻子,一边要上班,累得愁眉不展,精疲力竭,原患的胃病又复发了,身体比往日消瘦多了。由于睡眠不足,脑海里常常出现一种混乱不堪状况。可是,为了照顾好柳梅梅,只要柳梅梅心情好,多大累多大苦都能顶得住。
对王和平近来身体状况日下,柳梅梅是看在眼里痛在心上。自己躺在床上,反而让丈夫日夜照顾,尽不到做妻子的责任,真是对不起丈夫,心里感到十分内疚。
这天中午,午饭过后,柳梅梅叫王和平来到身边,她含着泪水有气无力地对王和平说:“平平,看你那天天消瘦的脸,我心里很……难过。我不仅没有……尽到做妻子的责任,反而被您照顾连累了您。我知道我自己的病情,与您在一起的时间……不多了。我希望您……照顾好海峡。因为,他是王家的希望,是‘海峡情’的象征;您从台湾…带回大陆的钱……还存二十万元,您就留下照顾……王海峡;我自己存款一万元,我死后,我是一位共产党员,您代我上交给……组织,作为我人生中……最后一次党费。”
王和平听着听着哭了。他边哭边说:“梅梅,我爱您,您是我人生中唯一的希望。我宁愿抛弃一切,千里迢迢从台湾来到您身边,因为太爱您了。所以,我心里不能没有您。您不在了,我活着也没有意义了。”
柳梅梅看到丈夫哭得那样伤心,她用力挣扎起来,代替王和平擦去泪水后,以一种恋恋不舍的牵挂心情,注视着丈夫的脸,深情地说:“是的,我知道……您深深爱着我。所以,我才等您一直等到……三十多岁。我相信您,一定会……回来的。啊!我们这辈子,仅做了半辈子……夫妻。如有缘分的话,咱们只能下半世……再补回来了。”
说着说着,他们想到恩爱夫妻就将要永久离别,竟然抱搂在一起哭泣起来……
下午三点,市政府副市长陈群与原台办领导欧阳正义来到王和平家看望柳梅梅。此时,已经奄奄一息的柳梅梅,看到陈副市长到来,用手吃力地撑在床上想坐起来,王和平看到后急急走上去扶她起来,让她背靠在床上。
陈副市长说:“今天,我代表市委、市政府来看望你!”说着,陈副市长走到柳梅梅身边向柳梅梅献上一束鲜花,并把一些慰问品放在床头柜上。
柳梅梅有气无力的说:“感谢陈副……市长,以及同志们……来看望。”
陈副市长说:“同志们,知道你患病后都想来探望。但是,人多来去会影响到你的病情加重,故没有来探望。我顺便代表同志们向你问好。望早日康复!”
接着,陈副市长转身对王和平了解柳梅梅的病情状况。临走时,陈副市长语重心长地对柳梅梅说:“如果需要组织上帮助的话,请说。能做的,我们一定尽职尽责地去做,决不让你失望。”
柳梅梅含着眼泪,断断续续地说:“组织上……对我一家无微不至的关心……我已经十分满足了。我对组织……没有任何要求了……只是不能为党为人民……多做一些有益的工作……没有看到两岸统一的那一天……心里感到内疚。”
陈副市长说:“梅梅同志!你对党对人民做出的贡献,组织上是看见的,人民是不会忘记的。”
柳梅梅听后,只是微微一笑。
陈副市长说到这里,于是,他走上去再次伸出手来与柳梅梅握手,嘱咐柳梅梅安心养病,早日康复。然后,他与其他领导同志向柳梅梅辞别走了。
陈副市长这一走,成为终生永别。深夜凌晨时分,柳梅梅病情恶化,在家的睡床上,突然,她十分悲惨叫了一声“海……峡……”于是,她就感觉到上气不接下气,胸闷气短,难受极了。于是,渐渐地昏了过去……
此时,睡在柳梅梅身边的王和平,在睡眠朦胧中听到哀叫“海……峡……”的声音,马上翻身一看,在昏暗的灯光底下,柳梅梅紧紧地闭着眼睛。王和平用手放在鼻孔处试探,发现还有微弱的出气。此刻,他知道梅梅迫切要见儿子王海峡,于是,赶忙起身冲出房门,一边走下楼梯,一边喊:“叶阿姨,快快抱王海……”,当那个“峡”字还没有喊出口,由于灯光昏暗看不清楚,加上心里焦急慌乱,突然,“哎”的一声响,他脚一踩空,脚底朝天,跌落到楼梯上,一直翻滚下去,动也不动地倒在楼梯脚下……
这时,叶阿姨听到叫喊声,她急急地起床穿衣服走出门去,走到楼梯脚时,在昏暗的灯光底下,只见一个人躺在楼梯脚下,她吓了一跳。于是,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一看,原来是王和平倒在楼梯脚底下,脑袋崩裂,满地是血。于是,她急急地走上前抱起王和平,大声喊:“先生!先生!”并用手摇动王和平身子。这时,王和平听到喊声,便慢慢地睁开眼睛,有气无力地说:“扶……扶我回……房……”
叶阿姨听王和平这么一说,一话不言,马上把王和平的手放到自己的肩上,然后,她用右手搂住王和平的腰间,一步一步地扶着王和平往楼上走去……
叶阿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王和平扶到房间床上,与柳梅梅躺在一起。然后,她不顾自己身上染满鲜血,用手摇了摇王和平,可是,任凭怎么叫怎么摇,王和平都没有动。她看到王和平仅有一点微弱的气。她看到这情景,心里一下子惊慌失措。此刻,她见柳梅梅紧闭着眼睛,也一动不动地躺着。她急速转过身来,一边吃力地推柳梅梅,一边慌慌张张地叫:“柳夫人…柳夫人…”,柳梅梅没有反应。于是,她提心吊胆地弯下腰,用手模了模柳梅梅鼻孔,一点鼻气也没有。此刻,叶阿姨心里更加惊慌了,她看到这一悲惨情景,心里一酸,像自己的亲人死去一样,“呼呼”地失声痛哭起来……,此时,她看到王和平夫妻面临危在旦夕状况,她马上想到,在这弥留之际,也要让他们见见孩子一眼。于是,她急不可待地走出房间,慌慌张张走下楼去……
然而,叶阿姨的哭声唤醒了王和平,使王和平在死亡线上微微的睁开眼睛,当他看到梅梅死了。于是,他尽最后的力气慢慢翻过身子,十分悲痛地伏在柳梅梅身上痛哭。他一边哭一边鼓起最后的力气痛苦地说:“梅梅,您……就这样悄悄地……走了?”哭着,哭着,在昏暗的灯光底下,他向房间中呆呆扫视了一眼。此刻,由于悲伤痛哭过度,脑子里血流如注,眼睛、鼻孔、嘴巴渐渐充满了血,眼睛变得糊涂起来,片刻之间,眼前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了,他知道死神降临了。于是,他忍住了痛哭,不慌不乱轻轻地对妻子说:“梅梅,我来了……遗憾的是,我们没有机会……看到海峡两岸统一……那一天……。”说完,他最后在妻子脸上深情地亲吻了一下,接着,他慢慢地倒在妻子身边,永远闭上了眼睛。这样,他与夫人柳梅梅一起,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儿子王海峡,离开了自己一生追求于两岸统一的事业。
叶淑华急急忙忙抱着王海峡从一楼跑到二楼,一进入门口就走到床边,这时,她看到王和平夫妻俩整齐躺在床上,眼睛紧闭着。她看到夫妻俩死了,她急忙把半睡半醒的王海峡放到沙发上,一边哭泣一边整理床上遗物。然而,在他们的枕头底下发现一封信,她检起来打开一看,上面清楚地写着:
“叶阿姨,衣柜里放有二十万元,交给你带大王海峡。这是王家的唯一后代,也是海峡两岸的后代。梅梅的小柜里存的那一万元,请您代交给组织,作为柳梅梅的最后一次党费。叶阿姨,如果你没有能力带大王海峡的话,请您通过组织与我们在台湾的父亲王统一取得联系,让父亲带回台湾……叶阿姨,拜托您了。谢谢! ”
叶淑华见到这对恩爱夫妻王先生与柳夫人,这么年轻就这样离去了,想起来又“呜呜”的痛哭起来。此时,痛哭声惊醒了躺在沙发上的王海峡,她马上走过去抱起王海峡。然后,她转身回到床边,左手抱着王海峡,右手拿起一张床单,从脚到头为王和平夫妻盖上。当床单慢慢盖到头部时,抱在怀里仅有两个多月的王海峡突然动了起来,好像是看到自己的父母,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不理睬自己时,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“哗哗”地大声痛哭起来……
此刻,王海峡的哭声,是送别亲人“海峡情”的悲喊。
此刻,王海峡的哭声,是呼唤两岸同胞早日实现统一的心声。
“海峡情”远去了。可是,“海峡情”为争取两岸早日统一的精神,犹如《梁山泊与祝英台》爱情故事一样,将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,流芳千古。
 
(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而作)
 
作于2019年9月1日 金秋